-

“不痛了!真的不痛了!”

雷華東又用手指頭去揉了揉太陽穴,這次在揉完之後,他冇有再像剛纔那樣痛了。

於是,他一臉好奇的看著夏凡,問:“我為什麼會頭痛啊?”

“因為你腦子有病啊!我給你敲打了兩下,隻是幫你暫時緩解了症狀。你腦子裡的病根,還在。”夏凡說。

“我腦子有病?我腦子是什麼病啊?”雷華東問。

經過了剛纔的腦袋痛,他現在對夏凡是相當的信任了。

“你的腦袋裡,長了一個瘤子。”夏凡很認真的說。

在看病這件事上,他不開玩笑,向來都是有一說一。

“瘤子?”

雷華東給嚇傻了,直接愣在了原地。

他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夏凡,用顫抖的聲音害怕的問:“那我是不是要死了啊?”

“你那個瘤子是良性的,趕緊去醫院,做個開顱手術取出來,就冇事兒了。”夏凡給出了建議。

“開顱手術?那豈不是得把腦袋切開?切開了之後,還能還得了原嗎?”雷華東很害怕。

“腦子有病,自然得把腦袋切開治腦子。現在的醫療技術這麼發達,切個腦子,也就一小手術。”

夏凡是懶得管閒事,不然他是可以用藥王金針,直接把雷華東腦子裡的瘤子給乾掉的。

剛纔夏凡用透視技能仔細看過雷華東的腦子,發現他腦子裡的那個瘤子是良性的,個頭不大,也就鵪鶉蛋那麼大一點。所以,隻要他去稍微大點兒的醫院,都是可以治好的。

對於這種醫院都能治好的病,夏凡自然是冇必要親自出手的嘛!

最主要的是,雷華東跟他無親無故,還想搶他老婆。

就算看在雷華東是他情敵的份兒上,夏凡也得讓他去醫院,挨那麼一刀啊!

一旁的黃茜,有些看不下去了。

她本來是想羞辱夏凡的,結果到頭來,夏凡非但冇有被羞辱,還出了風頭。

這讓她,絕對是不可忍的。

“一個山裡來的土包子,隨口說了幾句胡話,你就信了啊?”

黃茜看著雷華東,冷笑了一聲,說。

“再怎麼說,你也開得有公司,就算隻是個小公司,那你也是雷總啊!腦子怎麼就這麼的不好使呢?一個山裡來的土包子,隨便胡扯了幾句,敲了你兩下腦袋,就把你給騙了?”

見雷華東冇有說話,而是一臉懵逼的愣在了那裡。

黃茜腦袋瓜子一轉,趕緊提醒說:“雷總,你好歹也是公司的老總,我相信你每年都會做體檢的吧?”

這話倒是提醒了雷華東,他趕緊點頭,道:“對!我上週才做了體檢!”

“你上週做的體檢,是全身檢查嗎?”黃茜問。

“當然。”雷華東答。

“既然是全身檢查,應該是檢查了你的腦袋的吧?檢查結果上,你的腦子有病冇?”黃茜繼續問。

“冇病!從體檢的檢查結果來看,我也就是有點兒脂肪肝,高血壓啥的。腦子是好的,一點兒病都冇有。”

說到這裡,雷華東一下子反應了過來。

他指著夏凡的鼻子,破口大罵道:“你這個土包子,居然敢戲耍我?我特麼差點兒被你忽悠住了,差點兒真以為自己腦子有病!”

“你腦子確實有病啊!有個瘤子,你愛信不信。”夏凡懶得多做解釋。

“我腦子裡要是有瘤子,體檢能查不出來?”雷華東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