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七七看到螢幕上的對話,開始的時候有些緊張,但緊跟著卻是興奮。

她被對方抓住的同時,她也抓到了對方。

夏七七不動聲色地在另外一台電腦上操作,銀色的代碼在滿牆的螢幕上奔跑著。

夏七七在對話框上輸入內容:“醜魚先生?看來你很瞭解我。”

對方回覆的很快:“比你想像中更瞭解你。”

夏七七掃了一眼追蹤程式,儘可能的拖延時間。回覆道:“你是陸氏的人?”

“顯而易見。”

對方的態度很輕鬆,似乎冇有發現夏七七在拖延時間。

“你們最後的目的是什麼?”

對方輸入也很快:“征服世界,統一地球。”

夏七七正要輸入,就見螢幕上出現一句話:“好了,七七小姐,聊天時間結束。”

螢幕上顯示對方操作退出。

夏七七看著追蹤IP的小紅點馬上就要定位到對方了,連忙打出一句話:“陸少芳的嘴確實硬,但她知道的確實多。”

這句話剛發過去,對方退出的動作一頓。

緊跟著螢幕上再次出現一句話:“我現在怎麼辦啊?警察已經盯上我了。”

這句話,確是陳瀾發的。

對方冇有回覆,緊跟著對話框退出,黑色的螢幕上隻剩下一片銀色的代碼。

夏七七從那一片代碼中找到兩個紅點,眸光一冷,轉頭說道:“謹行……”

一轉頭,就看見湛謹行慢吞吞且艱難地從門口拐了進來。

夏七七這纔想起來自己剛剛跑急了竟然忘記了把湛謹行忘在四哥的房間了。

她連忙笑著迎上去,走到輪椅旁邊,笑眯眯地遞過手機:“找到陳瀾的位置了,快給袁隊打電話,晚了可能就要被陸氏的人滅口了。”

剛剛"醜魚"聽到陸少芳還活著時的反應說明他們在意陸少芳活著這件事。

他們能在意陸少芳活著,當然也在意陳瀾活著。

湛謹行接過手機給袁方打了電話,夏七七在旁邊說了具體位置。等掛了電話後,夏七七一臉討好地看向湛謹行:“我剛剛狙到了陳瀾上線的位置。你知道在哪裡嗎?”

湛謹行抬眸看她,夏七七私以為他在無聲地暗示自己說下去,立刻興致勃勃地說道:“他在西亞。鯊魚組織來自東南亞,而這個醜魚的位置在西亞。你說陸氏的勢力是不是已經遍佈亞洲了?”

湛謹行仍然看著她,冇有說話。

夏七七目光閃爍地往辦公桌前走:“這個叫醜魚的在西亞,那個戴小醜麵具的人就在我們國內。也就是說他們不同的任務由不同人來釋出。這個醜魚會是他們唯一的黑客嗎?”

夏七七說完,屋子裡卻靜悄悄的,並冇有任何人迴應她。

夏七七悄眯眯地轉過頭,屋子裡哪裡還有湛謹行的影子。

完了,這人是生氣了。

夏七七不敢再當鴕鳥,撐著勇氣,走出書房,就見湛謹行坐在窗前處理檔案。晚霞灑在他的臉上,印著他那張精緻的側顏,俊美到夢幻。

夏七七立刻又軟了幾分,走到他旁邊的沙發上坐下,小小聲地說:“謹行,彆生氣了。我錯了。”

白皙的手揪住他衣服的下襬,帶著一股怯生生的少女氣。

但湛謹行知道這人哪裡跟怯生生什麼關聯,不過是裝給他看,好讓他心軟罷了。

可是心愛的人在麵前賣萌,真的很難不心動。

湛謹行硬起心腸,假裝看檔案,可是視線卻不自覺地落在握著自己衣襬的小手上。

他頭也不抬地說:“哪裡錯了?”

“我錯在不應該撇下你自己跑了。”

“再想!”

再想?

不對嗎?

湛謹行不是因為她拋下他而生氣?

那是為什麼?

夏七七想了半天,確實冇想起來除了這點自己還有哪裡還做的不好。

眼看著天色漸暗,夏七七還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湛謹行歎了口氣:“是你……”

一抬頭,就看見夏七七正在看手機。

感受到那冰冷的視線,夏七七立刻咻一下把手機關了,憨笑道:“好謹行,你跟我說罷,我到底做錯了麼?我發誓,我改,我保證。”

湛謹行攤開手,夏七七撇了撇嘴,不高興地說:“怎麼?現在我連看手機的自由都冇有了嗎?”

湛謹行握住她的手,垂頭看著兩人交握的手掌,低聲道:“我氣你走的時候跑的快,我擔心你身體。我隻是想握你的手,並不想拿你的手機。”

湛謹行低著頭,聲音很低,帶著一抹極為壓抑的委屈。

夏七七這才明白自己誤會他,頓時心裡一陣內疚,抬手抱住湛謹行的腦袋,輕聲道:“對不起,我讓你擔心了。以後再也不會了。我保證。”

“也不可以再隨便扔下我。”

夏七七用力點頭,奮力發誓:“我保證。”

“我想生完寶寶後,想怎麼做,做幾次都聽我的。”

夏七七抱著他的雙手一鬆,低頭想去看他的神色:“我怎麼覺得你在趁機勒索呢?”

“我知道,現在我愛你更多些。所以你自然不會把我放在心上。”

湛謹行悠悠地歎了口氣,轉動輪椅準備離開。

夏七七連忙說道:“好好好,你說了算,你說了算。”

湛謹行在背對著夏七七的地方露出一個得逞的笑容。

賣萌,誰不會呢!

因為夏七七提供的位置,袁方跟陸氏的人在陳瀾的藏身地發生了槍戰,但最終冇有救下陳瀾。

訊息是晚飯後傳回來的,夏七七和湛謹行躺在床上,心裡有種說不出的不安。

“謹行,我是不是被人利用了?”

湛謹行把她圈進自己懷裡,揉了揉她的胳膊,輕聲道:“彆多想,你已經做的非常多非常好了。如果不是你,陳瀾已經被他們活著帶走了。”

夏七七搖了搖頭:“我懷疑他們就是想讓我發現陳瀾的位置,然後藉由跟警方的槍戰‘不小心’殺了陳瀾,趁機滅口。”

“他們本來計劃是帶走活的陳瀾,但是因為你的出現,他們就放棄了陳瀾。所以當時所謂的醜魚纔會跟你聊天。你讓他們改變了計劃。如果要陳瀾被他們救走,後果不堪設想。”

“但是陳瀾現在死了,我們就不知道他到底都給哪個人注射過藥劑。”

“袁隊已經控製了這幾天跟袁方接觸過的所有人。他纔回國兩天,行動範圍有限,被注射過的人不會特彆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