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其實在蘇青湖他們來之前,陳列就已經把房間打掃過一遍了,邊邊角角,冇有任何遺漏。

但是帶來的有些東西需要歸置整理,人多了,難免會分心和磕碰,蘇青湖索性就讓他們出去溜達了。

陳列幫著把重物,或者蘇青湖覺得位置擺放不太合理的地方,給搬了位置,也被她趕了出去。

當然,趕出去之前還是給他分配的任務,讓他回來的時候,把小栗團兒他們帶回來。

這會兒小栗團兒齜著小奶牙,小手手抱著陳列的腦袋,眼裡都是興奮的光。

一會兒“叭、叭、叭”地叫,一會兒又扭頭朝下去看大蛋二蛋,“嘎、嘎”地叫上兩聲,明顯能讓人感覺出來,這個高度給他帶來了多大的新鮮感。

陳列讓小人兒騎在自己脖子上,慢悠悠地走著,夕陽西下,拉出長長的影子。

除了小栗團兒時不時興奮地叫上兩嗓子,其他人都安靜低走著。

童稚的笑聲和極致的靜,勾勒出人間鮮活。

陳柏揹著手走在他們後邊,看著看著,就無聲笑起來。

挺好的。

有了小栗團兒,家裡的關係更緊密融洽了,若冇人說,走在大街上,誰敢說這不是一家人?

“對了,爸,我媽說了,不讓我們在這邊亂拍照。”快到家門口,二蛋想起來一件事,抬頭跟陳列說,“你好好想想,晚上吃了飯,你給我們都講講啊。家裡的照相機我們差不多都帶來了……”

誰的相機就歸誰所有。

陳列:“嗯。”

“趕海我們需要準備什麼?”眼看著進了家門,二蛋又想起來了一個問題,“明天啥時候趕海?我都忘了問了。”

陳列:“趕海的工具我給你們準備。趕海時間你可以去問問他們,但應該在上午七八點鐘……”

“這麼早?”二蛋驚了。

如果上午七八點鐘,那是不是六點就要起來了?

這還能好好休息?

太姥姥說了,什麼都冇有身體健康重要……

“……”陳列被二蛋這一句反問給弄沉默了,頓了會兒,才繼續說,“正常來說,這邊六點就可以起來了。”

二蛋:“……”

雖然這個點天亮了,但……

他看了眼陳列,默默歎了口氣。

算了,算了,就這樣吧。現在,他感覺情況有點兒不太妙……

在這邊期間,他爸該不會每天都這個點喊他們起床吧?

充足的睡眠,也是長個子的關鍵。

他不管,他要每天睡夠九個小時。

“我今天晚上早點睡。”二蛋重重點點頭,給自己做好了決定。

大蛋看他一眼,“拍照忌諱你不聽了?”

“聽!”二蛋理直氣壯,“但我可以明天洗漱的時候聽。”

陳列:“……”

“爸,你今天晚上先給我爺爺我媽他們講?”二蛋給他建議,“明天再給我講一遍?”

陳列:“……”

陳柏笑罵,“你也可以今天洗完澡之後,讓你爸給你們講。”

能講一遍,肯定是一遍。

而且這樣並不耽誤時間。

畢竟剛洗了澡,也不會那麼快睡。

陳列正看二蛋呢,冷不丁就被小栗團兒攥住了耳朵。

他:“栗團兒?”

“啊,叭,叭~~~”小栗團兒被他喊,也歡快迴應。

壓根冇注意自己做了什麼。

陳列頭髮短,小栗團兒冇得揪,這會兒摸到耳朵,就不撒手了。

他感覺這就是扶手上的把手~~~

陳列無奈,隨他去了。

“你們不進來嗎?”

蘇青湖收拾好了東西,人也洗過澡,這會兒正在切西瓜,西瓜切完了,人還不進來。

想看看他們能站在門口聊多久,蘇青湖就和剛洗完澡出來的孟女士招了招手,示意她來吃瓜。

孟女士看了看門口,停著他們的動靜,笑了一聲,走到蘇青湖身邊,跟她一人一個牙簽,紮著西瓜吃。

吃了會兒,孟女士受不了了,“陳列和你爸就算了,可彆把仨孩子給曬著了!”

蘇青湖這才起身,打開門,朝他們招呼了一聲。

二蛋一看蘇青湖略濕的幾縷頭髮,眼睛一亮,“我也要去洗澡!”

這兒空氣好像都黏糊糊的……

大蛋也點頭,“小栗團兒也跟我們一起!”

蘇青湖:“剛切了西瓜,你們是洗了澡,出來再吃?”

“嗯!”二蛋跳進來,“洗完澡,吃著涼甜涼甜的西瓜,賽過活神仙!”

他直奔他和大蛋的臥室,從倆人的行李箱裡扒拉了一套乾淨衣服,就衝進了浴室。

大蛋看看陳列,“爸,把小栗團兒給我,我給他洗澡。”

陳列看看蘇青湖,又看看大蛋,把小栗團兒從肩膀上抱進懷裡,率先往浴室走,“還是我來吧。”

小栗團兒要蘇青湖抱抱的手,就那麼才動了動,人就進了臥室。

他眨眨眼,扭頭朝門口看,卻見門口也關著了。

“嘎,嘎?”小栗團兒看二蛋,“媽!”

“老規矩,先洗澡,洗完澡再帶你去找咱媽。”二蛋搓搓搓,搓完一衝,整個過程不超過五分鐘。

他:“爸,你給小栗團兒先洗著,我就出去了哈。”

話落,人已經衝出去了。

西瓜,他的最愛,他來了!

纔拿了乾淨衣服往浴室走的大蛋,反應也是很快了,迅速避開二蛋,才免了被撞的風險。

“嘿嘿~~”

二蛋討好地笑笑,迅速溜之大吉。

大蛋進去,小栗團兒正乖乖坐在盆子裡,讓陳列給他洗澡。

陳列也是納悶,水溫正常,也冇給他眼睛弄到水,這小傢夥怎麼就皺著眉毛,嚴肅著小臉兒了?

大蛋從浴室找了找,找出太姥姥給小栗團兒弄的日常專屬肥皂,遞給陳列。

“爸,這個。”大蛋說,“給小栗團兒用。”

果然,小栗團兒看到這塊香皂,小眉毛就鬆開了。

陳列看著小人兒變臉,一顆老父親的心五味雜陳,不解問道,“什麼情況?”

他剛纔給他洗澡,這小傢夥身上乾淨得很,清水沖洗一下完全可以。

“用這肥皂搓澡,衝乾淨,代表洗澡結束。”大蛋解釋。

這肥皂洗完,冇啥蚊蟲叮咬,所以曾經被咬了幾個大紅包的小栗團兒很是願意搓澡澡,也必須給他用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