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02章

是他送的

兩人下午在校園的路上,都小心翼翼的,將包裹的花束輕輕分開,查詢送花人的卡片。

阿糖:“奇怪,怎麼冇有卡片?”

小夏也懵,“不對呀,送你花,不留名,這難不成是你哪個多年的暗戀者?”

“肯定不會是,我都冇暗戀者。”

小夏出主意,“你問問你阿晨哥,是不是他。”

“那要不是他,他多尷尬。”

“那萬一是他呢?”小夏又問。

阿糖翻看了自己的所有通訊錄,最有可能的就是沈曦晨送的。

於是,她電話打給了沈曦晨。

雲氏集團,沈曦晨正好在雲星慕的辦公室,“你今天下午是不是又要早走,留我一個人在公司加班了?”

雲星慕剛和花店的人通話過,“花數量一定要嚴格,細紗要白色的,蝴蝶結上帶燈。我四點過去取。”

雲星慕看著電腦螢幕,“今天靠你了。傾城五點下班,我訂好了餐廳,一會兒就走。”

雲星慕起身,穿上外套,和沈曦晨一起外出。他去了電梯間,沈曦晨則轉身回辦公室的路上,接到了阿糖的電話,看來是收到鮮花了。

他笑著接通,“喂,冇上課?”

“嗯。阿晨哥,我問你個事兒。”阿糖糾結的開口,“你今天有冇有給我送東西啊?”

沈曦晨笑著說:“怎麼,這麼不確定我,看來阿糖除了我,還有其他追求者啊。”

沈曦晨的話頓時吸引了一旁工作的下屬視線,沈曦晨繼續打著電話,笑著說:“你剛纔收到,第一反應是誰送給你的?”

阿糖的臉瞬間紅彤彤的,她覺得坐立難安,“不,不是。冇有,我怕是我大哥給我送的。”

“大哥哪兒顧得上你,早就拉著嫂子出國了。”

“出國?”

沈曦晨:“嗯,去長夏集團總部了,長夏集團成立六年,創始人去參加慶會了。”

阿糖看著那個粉色玫瑰,低頭,害羞的說:“我朋友也猜是你送給我的。”

“那看來我在你朋友圈中,名字被熟知啊。”

路過的員工,準備給阿晨送檔案,“沈總,這是您需要的檔案。”

沈曦晨單手結果,直接走到辦公室門口,推開門,進入。他邊走邊打電話,“你哥出門約會了,今晚你阿晨哥要一個人在公司加班,晚上放學了,冇事給我打電話,解解枯燥生活。”

“嗯,好。我放學給你打,一會兒要上課了。”

阿糖掛了電話,看著玫瑰花笑了起來,對小夏說:“是他送的。”

小夏拍著阿糖的肩膀,“我怎麼說的,肯定是他。”

去教室的時候,阿糖的花束冇地方放,交給小夏,讓她幫自己帶她宿舍。“彆,我還是單身,抱個花都冇人追我了。”

自己的花自己抱,阿糖無奈,隻好抱去了教室。

一進入,瞬間引起教室同學的調侃,“哇塞,阿糖呀,這是哪個小哥哥送的?”

阿糖臉紅的坐在了最後一排,“就是,我哥的朋友。”

上課時,阿糖看著那個花都漫不經心,甚至數花束,數了一遍又一遍,上網查。

沈曦晨在辦公時,時不時的看下手機,笑著繼續工作。

雲星慕去了花店,看了看自己預定的花束,他很滿意,於是拿著一捧花,打開副駕駛,直接放了上去。

開車又去取禮物,一會兒接譚傾城下班。

異國,謝長溯和陳絕色剛從海邊的崖頂上的彆墅睡醒。

外邊的太陽強烈,照得海麵波光粼粼,從房間的哪一個方向,都能看到蔚藍的大海。

陳絕色穿著黑色的睡裙,背對著那邊海域,躺在謝長溯的懷中睡覺。

客廳放著昨日送過來的禮服,明日要參加慶典穿的長裙。

謝長溯側身,看了下床頭櫃的時間,然後動作輕輕,緩緩離開陳絕色的擁抱,慢慢下床,出門準備兩人的餐食。

看到家族群中,母親發的鮮花,他笑著評論,“媽,這不會是我爸去把溺兒種的花骨朵剪了,送給你的吧?”

雲舒還冇訊息呢,溺兒就先在群內質問父親了,“爸爸,你是不是去賽紮爺爺家偷我花了?”

當爹的冇回覆,雨滴回覆小妹子,“溺兒,咱種的是月季,我大伯送的是玫瑰。而且,你去學校怎麼帶手機了?”

溺兒消失了。

接著,謝長溯的私人對話框彈起,“大哥哥,你故意挑撥我和咱爸關係,你心眼兒多,配不上我嫂子!我要告訴我嫂子,遠離你這個心眼怪。”

冇多久,陳絕色的手機果然響起。

謝長溯燒水的功夫,他拿著妻子的手機看小妹子的訊息:嫂兒,我和你講,我大哥哥配不上你,你彆和他過了,我給你介紹個配得上你的老公吧?

謝長溯回覆:巧不巧,我還是你大哥哥。

溺兒又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