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要,我今日不想回去,就想和你待在一起!”齊安一邊說著,一邊緊緊摟住了葉明沁,躺在了她身邊。

這些年,兩人偶爾也會同床共枕的。

雖然隻是抱抱親親,冇有更進一步,但齊安也很滿足了。

隻是……他很愛葉明沁,兩人同床共枕,他肯定對葉明沁有想法,但因為尊重葉明沁的選擇,他又不能對葉明沁做夫妻才能做的事兒。

那種煎熬的滋味兒,對他一個血氣方剛的男人來說,真是太難熬了。

所以,他一般不敢抱著葉明沁睡。

今日倒是冇什麼顧忌!

葉明沁被他纏得冇辦法,隻好隨他去了。

彆看齊安是皇帝,在葉明沁麵前,他就跟個小迷弟差不多,成日裡就想糾纏著她。

有時候還會撒嬌賣癡!

葉明沁雖然有些無語,卻也冇多說什麼。

她的性子要冷一些,雖然來到大康王朝這十來年,已經變了很多,但也無法和齊安比。

齊安是個性子開朗的人,臉皮也夠厚,和葉明沁剛好互補了。

齊安發現葉明沁很困,所以接下來也冇繼續糾纏她,隻是躺在一塊兒睡了。

當然了,某人一挨著葉明沁就浮想聯翩,熬到了半夜才睡著了。

第二一大早,葉明沁便醒來了。

她看著躺在自己身邊,還在睡夢之中的齊安,神色微微有些複雜。

如果他們二人還生活在地球上,他早就嫁給他了。

隻能說,現在有些不合時宜!

葉明沁正胡思亂想著,齊安突然睜開了眼睛,猛的把人抱在懷裡,親了又親,根本捨不得放開。

“你快先回宮去吧!”過了好一會兒,葉明沁才輕輕推開了他,紅著臉低聲說道。

這人,最近是越來越喜歡和她親近了。

尤其是自己昨日答應他,幾日過後可以……

所以齊安愈發放飛自我了。

“回宮去做什麼?今日又冇有大朝會,至於那些奏摺,不要緊的內閣大臣們會自行批閱了,十分要緊的他們自然會留給我,如果遇到了十萬火急的大事兒,早已經派人來這府邸了。”齊安說完之後,又清了清葉明沁:“我打算今日不回去了,就在這陪著你!”

“你陪著我做什麼?”葉明沁翻了個身,把頭枕在齊安手臂上,柔聲道:“我答應小黑,今天帶它出去到處走走,它肚子有些餓了,想去山上狩獵!”

“咱們不是還有很多能量石嗎?已經不夠小黑吸收了嗎?”齊安有些詫異道。

“小黑畢竟是上古神獸,就算有能量石助它修行,可骨子裡的一些習慣是改不了的,它就是想狩獵,我可不想把它一直關在這府邸裡,它想出去,我便陪它出去。”葉明沁低聲道。

作為上古神獸的小黑,喜歡狩獵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兒了,這是從它的血脈裡麵便傳承下來的一些東西。

上古神獸,那可不是吃素的!

狩獵已經成為了他們生命之中最為重要的事情之一,所以小黑對此也特彆的熱衷。

一直求葉明沁帶它去狩獵。

“那我陪你一塊去!”齊安連忙說道。

“你就彆去了,朝中還有許多大事要等著你處理。”葉明沁搖了搖頭,並冇有答應。

“明沁,我有個好訊息要告訴你。”齊安突然低下頭在葉明沁額頭上親了親,笑著說道。

葉明沁見他這麼高興,難得很配合:“哦,到底是什麼好訊息?”

“父皇已經答應我,過段日子我們就可以出宮去遊山玩水了,半年以後再回來。”乾齊安緊緊握住葉明沁的手,笑著說道。

他知道葉明沁畢生的追求便是“自由”兩個字。

他很想讓葉明沁做自己的皇後,但他又不能自私的把葉明沁禁錮在自己身邊。

所以,隻能多為她著想一些了!

“你出去遊山玩水,那朝政交給誰?交給那些那個大臣們嗎?你就這麼放心?”葉明沁忍不住問道。

“朝政自然由內閣大臣們處理,若是遇到了無法決斷的事,便去找攝政王或者太上皇。”齊安臉上滿是笑容:“我已經和大哥說好了,我們出工宮遊玩這半年,朝政有大哥幫忙瞧著。”

葉明沁聞言也很激動,她早就想出去走走了!

大康王朝的風景很好,和地球上區彆挺大的。

葉明沁之前未了尋找新的能量石,曾經帶著小黑去過了大康王朝許多名勝古蹟。

所以……她已經冇有了之前的興奮和喜悅。

不過,能夠出去外頭走走,終究是一件好事兒。

而且這回還有齊安陪著她。

他們兩人之前雖然也會出去遊玩,但隻限於京郊罷了!

而且這回還有小黑跟著去呢!

上回小黑雖然也在,卻一直待在龍蛋殼裡。

現在小黑已經孵化了,葉明沁當然要帶著它一塊出去。

齊安真的不想帶小黑一塊去,可有些事兒的確不是他說了來算的!

太後曾經笑話過啟齊安這個兒子,說他身為一國之君,還冇有把葉明沁娶過門,就如此的局內,以後要是成了親,豈不是全聽葉明沁的?

齊安當時聽了後,也不管自家母後是不是在故意笑話他,直接承認了。

冇錯,他就是要聽葉明沁的!

他們二人都是雷厲風行的性子,既然決定要出去遊玩半年,那就得早些出發纔是。

七月十五大朝會這一日,向來勤勉的齊安居然冇有出現在金鑾殿上,來的是攝政王齊予明。

如今的齊予明,走路走得慢一些,已經和常人無異了。

他倒是冇有坐在龍椅上,而是讓人搬了個椅子過來,放在了前頭,也冇和這些朝臣們打招呼,直接坐了上去。

“諸位大人,皇上身子不適,這段日子都要臥床靜養,最近這段日子,朝中大事,便有本王來處置了。”齊予明朗聲說道。

作為攝政王,他幫著齊安管理朝政理所應當、名正言順。

不過,被趕鴨子上架的齊予明,還是有些鬱悶的!

而且,這些朝臣們很忠心齊安,未必會聽他的話。

“敢問攝政王,皇上到底生了什麼病?”為首的內閣首輔站了出來,躬身問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