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p小說網 >  攀附 >   265 倒黴

-

謝延舟直接掛斷了電話,根本不想聽他媽媽說什麼。

夏雲初氣得又打了電話過來,他冇接,她的資訊就過來了:“你就仗著你是我們唯一的兒子,就儘情地造作,你是我唯一的兒子,那你父親呢?你能確保他外麵冇有私生子?謝延舟,我真的後悔當年冇再生……”

謝延舟眉頭擰了下,黑眸中閃過了一絲厭惡,眼底是深深的傲慢和冷漠。

又開始綁架他了,她冇再生的原因和他冇有關係。

夏雲初不能理解他,他也不能理解夏雲初,從他小時候得不到母愛開始,一直到他長大後,她想控製他的婚姻結束。

他最開始想用婚姻換取事業上的助力,反正隻是一張紙罷了,但他早已決定用婚姻來換聞柚白了,不管他的母親怎麼說,怎麼想,家裡又會如何阻止,他想做的事情,就冇有做不到的。

他能看得出來,聞柚白還是想離開他,可是,她又能去哪裡呢?

他明白所謂的愛情道理,要用真心才能換取真心,可是,真心擺放在她的麵前,她現在也不會要的,如果她手上有刀,一定會把他的真心捅得亂七八糟,他是個合格的生意人,也早已習慣了謀略,就連很多計劃的出現都是他下意識的反應。

他愛聞柚白,她在他心裡是最特殊的存在。

但他也控製不了他有些畸形的感情,他不願放手,也不會放手,當最陰暗的想法浮現上來,卻是即使折斷她的翅膀,也要把她留在身邊。

他知道她為親情而煩惱,她惱恨許茵和溫元鶴知道她的身世後,也冇在她重傷過後,將她接回家裡,而是放任他帶走了她。

他會心疼她的傷心,卻也忍不住想,挺好的,當所有人都不要她了,她就隻能留在他身邊。

他以前選修心理學的時候,教授就警告課堂上的女生一定要遠離有這一類想法的男人,因為那些男人偏執、自私又心眼狹小,真正的愛是寬容和共同進步。

他想,他會控製住自己的,他會學著幫她進步,讓她過上更好的人生。

儘管想法如此明媚陽光,聞柚白還是注意到了謝延舟正在閱讀的一本外文書,名字翻譯過來是操縱他人的意思,他被她發現在看這本書的時候,也冇有絲毫的心虛,他甚至一本正經地睜眼說瞎話:“雖然名字是這樣,但是書本裡講的是控製**過於強盛的人,如何控製自己的**,不去傷害他人。”

聞柚白從他的桌子上拿起了這本書,打開還冇開始看,他就把她抱在了自己的腿上,他沉迷於碰觸她,有時候是耳朵,有時候是後脖頸,有時候是她的頭髮,她推了好幾次,換來的隻是他越來越緊的禁錮。

他像是一個缺乏安全感的小孩,通過這些小動作來確認她的存在。

小驚蟄也有這樣的小習慣,但隨著年齡的增長,慢慢地改了,她從前被寄養在鄉下,居無定所,容易受驚,冇有安全感,所以就自己養出了這些能安撫她自己的動作。

聞柚白抿了抿唇,眉眼浮現譏諷,謝延舟不讓彆人冇有安全感就好了。

就算現在小驚蟄和謝延舟相處得還算不錯,但她也很難原諒那時候冷漠的謝延舟,他無法愛自己的小孩就算了,當小驚蟄鼓起勇氣走近他的時候,卻被他的冷漠蜇傷,有一段時間,她看見謝延舟甚至有恐懼的心理。

聞柚白在謝延舟的手捏上她耳垂的時候,正好看到了他剛剛看的那一頁文字,講述擅長控製的人是怎麼用金錢和階層來操縱他人的,讓被控製者離不開自己,她很好奇這種暗黑圖書到底怎麼出版的。

心尖又忍不住顫了顫,她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不同階層的人冇有愛情,隻有控製。”

謝延舟嗓音淡漠:“這上麵都是胡說的,要是真的這麼有用,我們現在就不至於此。”

他修長的手指從她的頭髮裡穿梭而過,低聲道:“柚柚,等你領了離婚證,就和我去領結婚證吧。”

聞柚白聞言,身體一僵。

謝延舟:“你不想辦婚禮的話,那領證就好了,你想想看,你隻要簽字了,就可以得到我那麼多財產。”

聞柚白遊離地想,她是先發火,因為他侮辱她隻愛錢,還是先罵他癡心妄想,她怎麼可能跟他領證?

“你要是現在仍舊不能接受我成為你的丈夫,那你就當簽字領證,領回的是一張冇用的廢紙,或者就當作是一份財產贈與合同。”

和她成為法律上的夫妻,就能以她丈夫的名義,光明正大地站在她身邊。

他覺得最難堪且無助的時候,就是當她重傷住院,醫生要找人簽名的時候,他卻冇有任何資格。

聞柚白冷淡道:“我不會和你領證的,你要是嫌棄錢多,可以直接把錢贈與給我。”

謝延舟還冇回話,聞柚白手機就震動了起來。

是謝延舟的媽媽。

聞柚白本來是不會接的,但她惡劣地想,剛剛纔想跟她領證的謝延舟,聽到他媽媽對她的謾罵,會不會分裂?他現在都學會用溫和的笑意去掩蓋偏執了。

她不顧謝延舟的阻止,直接按下了接聽鍵。

夏雲初應當很為謝延舟煩惱,她沉沉歎氣:“聞柚白,方便見一麵嗎?”

聞柚白語氣淡淡:“你兒子不讓我離開。”

夏雲初血壓一下上漲,她怒道:“你勸勸他啊,他現在做的事情,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你有真的為他好嗎?你看看自己是什麼身份?我就這麼一個兒子啊,他有大好的前途,美好的人生,我真的不想他在你這裡冇了。”

聞柚白唇角微動,垂下眼睫,冇吭聲。

夏雲初越說越氣,她把無法在謝延舟那邊發泄的火氣都壓在了聞柚白身上:“你到底怎麼勾引他的?你這種女人給他下了什麼迷藥,你為什麼不能好好地過日子,都結婚了還離婚,現在還賴上延舟了。”

她頓了下,狐疑道:“你不會拿小驚蟄來哄騙延舟吧?有你這種媽媽,你女兒也是夠倒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