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她來隻是想要把動靜進一步的擴大,然後順便收刮一點銀子,也方便以後在這臨淵大陸上行走。

“替天行道?”

孫世傑頓時大笑起來,臉上儘是不屑:“真是狂妄,我孫家在這這麼多年,還從未有人敢這麼站在這裡說這種話,你一個小丫頭還是第一個。”

“現在不是有了,你們孫家霸占這裡這麼多年,也該讓位了。”九鳳並不畏懼這些人,她好歹也是神境巔峰,距離玄境隻差一步的存在。

真的動起手來,完全不畏懼兩個同級彆的存在。

“狂妄,我到要試試你這個小丫頭片子幾斤幾兩!”

一位神境巔峰的強者站了出來,手中拿出一柄長刀,刀身之上淩厲的寒氣環繞,所過之處使得整個空氣都彷彿要凝固了一樣。

“父親,救我!”

正當這位強者準備動手的時候,九鳳手中的孫凱迅速的叫了起來。

孫世傑當然注意到了自己的兒子,一咬牙,攔住了身邊的神境巔峰強者,重新看向九鳳。

“你到底想要什麼,我孫家隻要是能拿出來的,我都不會拒絕。”

九鳳看了看手中的孫凱,根本冇有把這個傢夥當一回事,手掌抬起,隨意的向著孫世傑他們仍了過去。

“我對他還真冇有什麼興趣,你們要,那就給你們好了!”

孫世傑臉色大喜,正準備要去接的時候,九鳳掌心中的火焰驟然升騰,對著孫凱的後背轟去。

火焰的速度太快,讓孫世傑根本就冇有絲毫反應的時間。

孫凱的身體就在他們的麵前,眼睜睜的化成了一團火焰燃燒,淒厲的慘叫聲,更是響徹了整個孫家大院。

所有人都有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孫世傑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體內的武道之力施展開來,想要滅掉自己兒子體外的火焰,可是任由他如何動手,都是無法讓這火焰熄滅分毫。

孫凱的身體不斷在地麵打滾,渾身上下全部都是燃燒的火焰,先是體外的血肉,緊接著是骨骼,都在九鳳的火焰之下被焚燒的乾乾淨淨。

等到火焰熄滅,地麵上隻剩下了一些灰燼。

“啊!我的兒!”

孫世傑眼睛都紅了起來,身上的氣息突然變得狂暴起來,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不遠處的九鳳。

“我要殺了你,讓你為的兒子陪葬!”

話音落下,孫世傑率先忍不住動手,雙掌之上武道之力彌散,在空中吸收了四周不少的靈氣,直奔九鳳而去。

這一掌的力量,已經是達到了孫世傑最強的巔峰力量。

神境大成之中,也算是佼佼者。

可是這在九鳳的麵前,卻是一點威懾力都冇有,手掌之上火焰燃燒,迎上了對方的掌力。

雙掌在眾人的注視當中觸碰。

轟!

強橫的爆炸聲在半空中響徹,孫世傑的身體在和九鳳的手掌碰撞之後,便是冇有任何的抵抗能力,如同一個斷了線的風箏般倒飛了出去,口中更是噴灑出大量的血霧。

在這一掌之下,孫世傑體內的經脈和骨骼皆是寸寸斷裂,手掌之上更是有著一種被火焰灼燒過都感覺,全身上下的氣息都萎靡了下來,根本冇有再次出手的能力。

“好強的力量!”

“你是神境巔峰!”

孫世傑驚呆,他是真的冇有想到九鳳一個看上去年紀不大的小女孩,竟然能夠擁有這等修為。

神境巔峰,不管是放在什麼地方,這都是極為強橫的存在。

四周的所有人,在聽到九鳳的修為之後,臉色也都是凝重了不少,他們誰都冇有想到,九鳳一個十幾歲的小女孩,竟然是一位武道強者。

“現在才知道,是不是有點晚了?”

九鳳輕笑道。

“哼,不管你是什麼人,敢在我們這裡動手,那就是找死,要知道我們孫家可不僅僅是孫家,還有雲天宮為我們撐腰,隻要你敢在這裡鬨事,雲天宮的人分分鐘就可以滅掉你!”孫世傑冷聲說道。

九鳳聽到這話,美目閃爍了一下。

看到九鳳的這幅模樣,孫世傑還以為是九鳳被嚇到了,當即繼續說道:“現在後悔也晚了,今天一定要了你的命,給我兒陪葬!”

九鳳笑著搖搖頭,她非但冇有絲毫的緊張,反而還非常的高興。

“誰說我要後悔了,正好我要找雲天宮的狗腿子呢,你們自己倒是送上門來了,今天孫家不必存在了。”

話音落下,九鳳向前踏出一步,體外的火焰迅速爆發,化作一道道狂風席捲而起。

火焰籠罩在九鳳的周身各處,散發出一股極強的高溫,讓神境之下的人,根本不敢靠近。

哪怕是神境,在感受到這種溫度,臉色也會變化不少。

“孫家主,交給我了!”

拿刀的那位神境巔峰站了出來,他現在對於九鳳已經冇有了任何的小覷,反而非常認真,體內的武道之力席捲起來,直接催動到了巔峰。

刀身翻轉,一刀對著九鳳橫掃而去。

刀氣所過之處,天地色變,氣息縱橫間,一刀直接斬斷了九鳳麵前的火焰,然後刀氣餘勢不減繼續向著九鳳落下。

強大的氣息,連同著天地之力,瘋狂的向著九鳳斬落。

九鳳麵容冷靜,並冇有太多的變化,體內武道之力凝聚的同時,鳳凰虛影陡然出現。

隨著這鳳凰虛影的出現,九鳳周身所有的火焰,皆是在同時爆發。

體外的溫度升騰而起,比起剛纔的溫度,強橫了十倍不止。

這刀氣在和火焰接觸的同時,發出了一連串嗤嗤的聲響,顯得極為刺耳,也就是在這刺耳的聲音之下,刀氣之上的所有氣息,直接在這火焰當中消融。

“什麼!”

神境巔峰的強者驚呆了,身體連續後退了十幾步的距離,臉上儘是驚愕。

這種溫度,已經超越了他所接觸到的任何溫度的強度。

怕是玄境強者才能達到。

“去!”

九鳳麵不改色,雙臂在身前畫圈,腳掌在地麵驟然一踏,飛身而起,身後的鳳凰虛影,同時爆發。

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視下,這鳳凰的口中爆發出一道強橫的火焰,以極強的姿態,狠狠的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