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姚安和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日了。

睜眼看著陌生的環境,姚安和下意識地伸手一把捂住了腦袋。

宿醉的感覺襲來,姚安和緩了好一會才讓這種難受的感覺稍稍消退了一些。

看著自己身處的環境,看著陌生的房間,姚安和很想讓自己可以回想起來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隻可惜一無所獲,關於昨天的所有片段他隻停留在了昨天見到傅宣琪的畫麵上。

原本清醒過來的那一刻隻以為自己是在做夢。

可是此刻看著周圍的環境,姚安和心中卻莫名不安了起來。

站起身換好衣服,姚安和剛準備起身離開,就看到了床頭江琪留下的紙條。

看著上麵娟秀的字體姚安和才終於明白這一切都不是做夢,是真的發生的事情。

他真的把江琪當成了傅宣琪。

想著自己竟然做出這麼混賬的事情來,姚安和情緒很是激動,伸手一拳狠狠地砸在牆上。

不管江琪和傅宣琪長得有多像,但是她們終究不是一個人。

如今傅宣琪屍骨未寒,他卻跟另外一個女人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這一切都讓姚安和內心憤恨自己到了極點。

而且在這件事情上,江琪也是完全的受害者。

姚安和想著,心口越發得煩悶,覺得自己無論如何該找到她,跟她道個歉。

可是她隻留下了這麼一張紙條,自己對她的瞭解除了知道她叫江琪之外,再無其他,要想找到她,談何容易?

姚安和想著,整個人頓時再次跌坐到了床上,煩悶地將頭埋了下來。

而就在這一刻,那張掉在地上的名片便映入了他的眼簾之中。

姚安和伸手撿起了地上的名片,伸手放進了口袋裡,然後轉身就向外走去。

剛走出房間,口袋中的手機就震了起來。

姚安和拿出手機,看著宮暮雲的電話,急忙接通了。

“安和,你冇事吧?”

昨天姚安和說了晚上不回來之後,電話就一直打不通了,宮暮雲是真的擔心的一晚上都冇有睡好,今天一早就給他打電話了。

一直打到了這會纔打通。

說實話如果姚安和再不接的話,宮暮雲記得都快要報警了。

“我冇事,對不起,讓你跟著擔心了。”

“姐,我有些私事要處理一下,晚些打給你,你放心,我冇事。”

姚安和說著掛斷了電話,然後打車去了名片上的那個酒店。

酒店不能透露顧客**,所以姚安和隻能坐在大堂裡麵等著,等了一上午,一直到午間的時候纔看到江琪從裡麵走出來。

“江小姐。”姚安和看著她出來,趕忙站起身迎了上去。

江琪一副很是驚訝的模樣,看著姚安和,臉上有些不自然,“姚大哥,你,你怎麼會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