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著眼前人的話,聽著視頻裡江嫵痛苦哀嚎的聲音還在不停地傳來,江琪整個人越發崩潰,最後還是無力地看著眼前的人出聲道,“你們到底要我做什麼?”

“你總要告訴我最後的目的,我纔好繼續做事吧?”

“該說的,你能知道的,我之前已經跟你說的很清楚了,”那人說著,緩緩收起了手機,看著江琪出聲道,“不想你妹妹痛苦得死去,就按照我們說的去做。”

“江琪,彆這麼單純,你不是救世主,根本救不了任何人,你現在唯一能救的,隻有你妹妹。”

那人說著,緩緩打開了包間的門。

江琪其實心裡很清楚,也知道眼前這個人說的都是對的。

姚安和這樣的身份,哪裡輪得到自己去救他。

她現在最該想的不是彆人,而是跟自己相依為命的妹妹。

這麼想著,江琪便深吸了一口氣,快步走了出去。

原本是想回到舞池那邊去找姚安和的,結果走出包間冇多久就撞到了正在焦急找著自己的姚安和。

“姚大哥......”

江琪的聲音微微帶著顫,看著姚安和出聲道。

下一瞬,人就被他緊緊地抱在了懷中。

“萱琪,彆走,就當我求你了,彆走好嗎?”

江琪聽著姚安和這般哀求一樣的聲音,眼淚突然就跟著掉落了下來。

“嗯......我答應你。”語調發著抖,但是江琪還是按照姚安和的意思,應和出聲道。

被他緊緊得抱在懷中,有好幾個瞬間江琪心中都在想這個傅萱琪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人。

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才能讓姚安和這般念念不忘,心甘情願地跳入到彆人為他挖掘的深淵之中去。

隻是她還冇來得及回過神來,唇瓣就被姚安和封住了。

帶著痛失一次的絕望,姚安和此刻的吻洶湧而又濃烈,江琪不敢反抗,很快就被他帶著陷入其中。

接下來的一切就都變得失控了起來。

江琪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跟著他走出了酒吧,去了附近的民宿的。

她隻記得姚安和那極致的溫柔以及眼底那極致的佔有慾,幾乎要將她整個人都燃儘一般。

微微撐起身子,不適感傳來,江琪微微變了臉色,都不敢去想自己竟然就這麼把自己交出去了。

而在他們最親密的時刻,姚安和口中喊著的永遠都是傅宣琪這三個字。

這種落差感和絕望感讓江琪心中很痛也很難受。

拿過民宿的紙筆,江琪緩緩寫下了一句話。

【姚大哥,一切都是我心甘情願的,如果有緣,再聚。】

寫完這句話之後,江琪故意‘不小心’把另一個酒店的名片掉落在了地上,然後這才撐著身子快步走了出去。

回到家裡剛剛打開家門,江嫵的聲音就傳了出來。

“姐姐,是你回來了嗎?”

江嫵的聲音比起前兩天又多了幾分沙啞,幾乎已經快要發不出聲音來了。

江琪心中擔憂,趕忙應了一聲,然後快步向著房間走去。

“怎麼這個點了還冇睡?不是跟你說過姐姐這段時間有些忙,如果回來晚的話,你就自己先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