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想到我努力了那麼久,卻依然不是執棋者,而是一枚被隨意擺弄的棋子,我就覺得自己被命運扼住了喉嚨,無比窒息,卻又掙脫不得。

鴻蒙看出我心事重重,道:“我知道你心繫地球,我可以向你保證,地球如今無憂,但如果你再不行動,你心愛之人便要從此消散於世間。”

“如果你真的愛她,這一次你就該放下一切,為瞭解救她而不懈努力。”

鴻蒙的話拉回了我的思緒,的確,我這些年一直都在為了保護地球而奮鬥,可如今,地球尚且安穩,我的妻子紅魚卻被困於高維空間,生死難料。

作為她的丈夫,我若再因為其他事情而放棄她,那我陳黃皮就真的不是個東西了。

何況,我來這裡本就是為了強大自己,帶回葉紅魚,如今一切準備就緒,我又有什麼理由不努力?

想到這裡,我堅定不移道:“前輩放心,我會努力提高自己的修為,努力解決鴻蒙組織和高維空間的危機的。”

鴻蒙卻在此刻破了我一層冷水,他道:“隻是提高修為的話,你是救不了所有人的,因為能救我們的從來不是修為滔天之人。”

我微微頷首,的確,就算我的修為真的更上一層樓,甚至已經達到可以前往高維空間的級彆,可到了那裡,我就會變成一顆顆粒子,隻會和葉紅魚它們一起被困在那個鬼地方罷了。

隻是,既然提高修為無用,我又該怎麼做呢?或者說,鴻蒙是否已經找到了拯救高維空間和鴻蒙組織的方法,所以纔將我引渡而來呢?

鴻蒙很快解開了我的疑惑,他道:“地球有一口井,那口井是我們至今冇有探究出來的秘密,而和地球相似的是,鴻蒙組織內部也有一口井,我希望你能下井走一遭。”

這話讓我有些懵,我問道:“您不是說,鴻蒙組織的一切皆由您的肉身和靈魂幻化而成嗎?這裡又怎麼會有一口連您都捉摸不透的井?”

鴻蒙道:“這口井是我幾個月前無意中發現的,它藏得很隱蔽,迄今為止除了我,並冇有第二個人知道。”

“實話告訴你,我曾經試圖下過這口井,但我壓根進不去,後來經過我的反覆卜算,發現這口井被人下了禁製,而隻有和你命格相同的人才能進去。”

“但你的命格極其罕見,我將宇宙人族都蒐羅了一遍,發現與你命格相同之人,隻有你一人活到成年,並且擁有如此強大的實力,其他的人早就早夭了。”

“所以我纔打算將你接引而來,讓你進去一趟。”

聽了鴻蒙的話,我總感覺自己像是跳進了他挖好的坑,我相信,葉紅魚肯定不知道這口井的事情,否則她是怎麼都不可能同意讓我涉險的。

而鴻蒙想儘一切辦法讓我們夫妻相見,還真不見得隻是為了也能見女兒一麵,而是覺得此行的確危險,想在我“臨死”之前,解一解我和葉紅魚的相思之苦。

想到這裡,我覺得這個老丈人的心思深的有些可怕,幸好我從一開始就冇有相信,他真的因為葉紅魚,而對我這個女婿“愛屋及烏”,他分明是做好了讓我赴死的準備。

不僅如此,因為是我自願留在鴻蒙組織的,所以就算我死了,葉紅魚也不會對他這個父親有過多的怨恨。

這可真是一石三鳥的好計策!

鴻蒙見我不語,問道:“怎麼?你不敢?我承認,這口井根本不受我的控製,我甚至不確定你下去以後會不會和地球上那位前輩一樣神魂俱滅,但這是救我女兒的唯一希望,難道你不想試一試?”

我淡淡道:“你不用激將我,無論這口井是不是會要了我的命,我都冇打算退縮。”

說完,我作了個“請”的手勢,道:“前輩請帶路。”

-